章二十二不速之客

白牙 杰克·伦敦 3942 字 6个月前

轮船到达旧金山。白牙上了岸,心惊胆战。他早就将神与权力二者结合了起来,深埋于心灵的深处,潜伏在任何推理或自觉行动的下面。过去,他只见过用木头筑成的小屋;现在,举目所见,都是高耸入云的建筑物。当他小步跑在旧金山光滑的人行道上时,越发觉得白肤色的不可思议。

街上到处都是危险的物品:载着巨大重物的货车、卡车、汽车,高头大马紧张的工作着,大得惊人的电线和电车,示威的尖叫着,喧嚣、叮当乱响的穿来穿去,仿佛他在北方森林中看到过的大山猫一样。

所有这一切,都是权力的表现。在这一切的背后,人运用自己对市区的主宰力,通过这一切在进行统治和控制,表现自己的一如往昔。这种伟大无比,令人目瞪口呆,吓坏了白牙。

恐惧又控制了白牙。狼仔时代,初次从“荒原”走到灰海獭的村庄的那一天时,他曾经不得不感到自己的渺小与微弱;现在。虽然身高力壮,力旺盛,因此自豪,但又不得不像以前那样感到自己的渺小与微弱了。这么多的神,让他感到眼花缭乱。都市的喧闹,电闪雷鸣一般震击他的耳鼓,各种物体无休无止的运动令人惊骇,使他头昏眼花。他紧紧的根在主人后面,从未感到过如此需要依赖主人,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主人超出自己的视野以外。

然而,白牙对于这座城市的印象,除了一种梦魇式的幻象以外,别的什么也没有,仿佛做了一场梦一般,可怕而真实,而且在很长时间以后,仍然在他的梦中萦绕不散。主人将他放到一辆行李车中大堆的箱包皮之间,用铁链锁在一个角落里。一个矮胖健壮的神掌握着这里的一切权力,将箱包皮盒子噼哩叭啦的扔来扔去,从门口拖进来扔到堆上,或推出门外 给等待取它们的神。

至少白牙这样认为,主人将他遗弃到了行李的地狱里。后来,他嗅出了身边装着主人衣物的帆布口袋,就开始保卫它们。

一个小时以后,司各特出现在门口。车上的神气愤地冲他吼道:“你来得正好,你的狗一指头也不让我碰你的东西。”

白牙钻出车子,大吃一惊:那座梦幻般的城市无影无踪了!他认为,那辆车不过是一座房屋中的一间,进去的时候,都市好在四周,但在这段时间后,完全不见了。他的耳边,不再有都市的烦躁的喧嚣。眼前,宁静的乡村在陽光下懒洋洋的舒展开来,风光明媚极了!

不过,白牙来不及感到惊奇,就像接受神的所有莫名其妙的行为一样,接受了这种变化,神们就是这样的。

一辆马车等待在一旁。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向主人走过来。

那个女人伸出手臂,保住了主人的脖子——这在白牙看来,是一种充满敌意的行为。

他像一个恶鬼般勃然大怒,咆哮起来。威登·司各特赶紧挣脱拥抱,凑近他。

司各特保住白牙,抚慰他,向母亲解释道,“不要进了,。他以为你要伤害我,那可受不了。好的,好的。很快他就会明白的。”

她早已吓得脸色苍白,浑身软弱,但还 是笑着说:“他也许会允许我,当我的儿子的狗不在时我儿子的。”

她看一看白牙;他还 在耸瞪眼,恶毒的吼着。

司各特说:”他必须一刻不停的学 ,很快就会学会的。“他 和的跟白牙讲话,使他安静下来。

他的声音非常坚决:”卧下!卧下!“这种事情,主人教过。白牙虽然极其勉强,很不高兴,但还 是服从了。

“那么,。”

司各特向母亲张开了手臂;眼睛却一直紧盯着白牙,警告道:“卧下!卧下!”

白牙半抬半伏着身体,默默耸着。听到主人的话语,就缩了回去,看那充满敌意的行为再一次重现。

但是,什么伤害也没有发生。随之而来的那位陌生的男神的拥抱,也没有造成伤害。

接着,衣袋扔到了车上,神们上了马车。白牙十二抛在后面警戒,时而跑到前面,耸警告奔驰的马,表示自己监视着它们,绝不允许被它们如此迅速拖着跑的神收到丝毫损伤。

大约一刻钟的工夫,马车过了一座石门,从一条两边长有 相拱荫的 桃树的路上穿过,路的两旁是大片的平铺的草地,枝干粗壮的巨大的橡树四处点缀其上。不远的附近,被陽光晒焦了的干草场发出褐色或金黄色,与修剪过的草地俄嫩绿的颜色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再远一些,是黄褐色的山岗与高地牧场。草地的尽头,一座门廊很深、有着许多窗子的房子,矗立在溪谷平原的第一个微微起、比较平坦的山坡上,居高临下,俯视着这一切。不过,白牙并没有机会观察这一切。

马车刚刚开上这块地方,一只亮眼睛尖嘴巴的牧羊狗满腔义愤,理直气壮的理科来攻击他。她夹在白牙与主人之间,挡住他的去路。白牙并不怒吼示警,只是沉默的耸着进行致命的一冲;但这一冲没有进行到第,为了极力避免碰到对方,他尴尬而突兀的停住,伸出发僵的前腿,制止了全身的冲力,差一点跌坐在后腿上。

那是一只母狗。种族的法则在他们中间竖立起了一道屏障。他的本能,不允许他攻击她。

白牙后退一些,忸怩的硬着腿,钻来钻去,绕弯兜圈,想绕过她的身体,但毫无作用。她总是当着他的去路。

马车中的陌生人喊道:“喂,科丽!”

威登·司各特哈哈大笑。

“爸爸,不要紧。这是很好的训练。白牙有许多事情需要学 ,现在,就让他开始吧,他会让自己适应这个环境的。”

马车继续向前驶去。

但是,科丽仍然当着白牙的去路。他尝试着离开大路,绕道草地,跑到她的前面,她跑在较小的里圈,两排亮闪闪的牙齿总等着他。他会过头来,越过马路,向对面的草地跑去,科丽又跑过来挡住。

白牙看着马车拉着主人小时在林子里。

他绝望了。

于是,他是这再一次绕了一个圈,科丽很快的跟在后面与白牙肩靠着肩。突然,白牙故伎再展,转过身来进行攻击,实实在在的给了她一击。

科丽跑的太快了,因此,她不仅被打倒在地,而且在地上滚动着,而是侧着身子,时而仰面朝天。与此同时,她挣扎着,想用爪子抓住沙石,以便控制身体,并且尖叫着,表示自己由于被伤害而愤怒。

道路畅通无阻了。白牙所需要的,不过如此而已。他毫不等待。科丽在他后面不住的叫着追赶,每一跳都不余遗力,歇斯底里的狂奔着。但现在是一条支路,真正放开奔跑起来,白牙要给她颜色瞧了。自始至终,白牙一直像一个游魂一样,悄无声息,毫不费力的在她前面滑过。

白牙绕过屋子,跑到停车的门廊时,追上了马车。马车早已停住。主人正在下车。

这时,仍在高速奔跑到白牙,突然感到一个袭击从旁边而来。一只猎鹿的大猎狗冲了过来。白牙想迎住,然而他跑得太快,猎狗又非常挨近,就攻击了白牙的侧面。

白牙前冲的力量很大,因此,被突如其来、出乎意料的一击摊倒在地,摔了一个大跟斗。他摆脱尴尬,凶相毕露;耳朵向后倒付,嘴唇扭曲,鼻子皱着,牙齿咯嘣一响,差一点没咬住猎狗柔软的喉咙。

主人赶快跑了过来,但离得太远。当白牙正跳了起来,还 没来得及进行那致命的一击的时候,科丽到了,救了猎狗一命。她曾中了白牙的诡计而落在后面,又曾被白牙唐突的打翻在地,因此,被冒犯的尊严,有理有据的愤怒,加上本能呢个对这个来自“荒原”的掠夺者的憎恨,她旋风般来到,从直角的角度将跳在半空中的白牙又打倒在地,让他栽了一个跟斗。

接着,司各特赶到了,一手抓住白牙。

这时,那位父亲叫开了两只狗。

司各特用手抚慰着白牙,“我想,这对于来自北极的可怜的孤独的狼,接待真是十分的热烈呢!他一生只栽过一次跟头,现在只半分钟,他却连着滚了两次。”

马车开走了。另外一些陌生的神,出现在屋子外面。其中几个隔着一段距离,毕恭毕敬的站着;然而,两位女神又大胆的作出搂住主人脖子的敌意的行为。不过,白牙开始容忍这种行为了,因为伤害并没有发生。

显然,神们讲话的声音没有威胁。他们也和白牙打招呼;他却回以一声咆哮,警告他们离开。主人也同样要求他们。白牙紧紧挨着主任的腿,让主人拍着头安慰自己。

“迪科,卧下!”

一声令下,那只猎狗已经爬上台阶,卧在门口一边,依然恼怒的吼着,监视着这位入侵者。一位女神抱着科丽的脖子,抚慰的拍着她。然而,科丽呜呜叫着不肯安静,非常心烦意乱,对允许这只狼留下来感到屈辱,一位神们搞错了。

所有的神都走上台阶,到屋里去。

白牙紧跟在主人后面。迪科站在门口吼,白牙在台阶上耸着,报以回吼。

司各特的父亲提议道:“带科丽到屋里去。让他们两个在这儿决一胜负,以后,他们就是朋友了。”

司各特大笑着说:“是的,正是如此。只须一分钟,你就会得到一只死迪科——最多两分钟。”

他转过身来,面向白牙:“过来,你这是狼!应该到屋里来的是你!”

白牙硬腿走上台阶,穿过门口,笔直的挺硬着尾巴,眼睛紧盯着迪科,以防遭到来自侧面的袭击。同时,也预备着对付可能从屋子里面突然跳出来,恶狠狠的扑过来的什么“未知”的东西。

然而,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跳出来。走进屋里以后,柏雅仍然很小心的四处搜寻了一下,什么也没有找到。于是,他哼了一声,作为满族的表示,趴在主人的脚下,注意观察正在进行的一切,随时准备一跃而起,为保卫生命而与恐怖作战——他觉得,这些恐怖一定潜藏在这屋子的陷阱般的屋顶上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