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二十遇赦

白牙 杰克·伦敦 8651 字 6个月前

看这威登·司各特向他走来,白牙耸,咆哮着,表示自己不甘屈服。威登·司各特的那只手从被咬到现在,已经二十四小时了,包皮扎着,而且为了防止充血,用吊腕带吊着。

白牙从前也经历过缓期执行的处罚,因此,他认为这种处罚又来临了。为什么不这样呢?他用牙齿咬了一个神,而且是一个有白色肌肤的神的神圣不可侵犯的肉体。

在他看来,这是对于神和神圣的亵渎。根据与神相互接触的经验,事情发展下去,必然有某种可怕的事正等着他。

项具有几尺,神坐下了。由此,白牙并未看到有什么危险。神总是站着执行处罚的,而且这位神既没有木棒皮鞭,也没有火器。何况是自由 的,没有铁链木棒的束缚。在神站起来时,他完全可以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。他暂且等一等时机。

神依然安静不动;柏雅喉咙中的咆哮也慢慢减弱,停止了吼叫。接着,神开始说话。

一天到底一个音节,白牙脖子上的发就竖立起来,喉咙中的咆哮又汹涌而起。然而,神并未做出任何具有敌意的动作,继续平静的说话。白牙的吼叫在一段时间里,便随着讲话的声音高低起伏,节奏非常和谐。

然而,神无休无止的对白牙讲下去。声调略带柔和,充满了 柔与抚慰,白牙从来也没听到过这样的讲话,它在某种意义和某种程度上打动了白牙。白牙情不自禁的置本能的一切严厉警告于度外,开始信任这位神,拥有一种安全感。而这,与他过去与人相处的所有经验并不相符。

过了很长时间,神站起来,走进小屋里去。出来时,白牙满怀忧惧的观察着,他既没有木棒皮鞭,也没有武器,受伤的手倒背仔后面,也没戴任何东西。像以前一样,隔着几尺,他仍然坐在原来的地方。

他拿出一小块肉来。白牙竖起耳朵,以一种怀疑而警惕的态度同时观察着肉与神,注意着任何可以发现的动作,全身紧张,预备役看见任何有敌意的征兆就逃开。

处罚依旧迟迟没有实施。神志是拿了一块肉,送到他的鼻子跟前;那肉仿佛也没什么不好。虽然手急促的将肉送给他的动作明示出邀请的意思,但白牙仍然非常怀疑,拒绝碰一碰肉。神聪明绝顶,谁也难以料定,在这表面上看来显然无害的肉后面。隐藏着什么样的陰谋诡计。根据以往的经验,特别是与印第安妇女相处的经验,肉与处罚常常不祥的联系在一起。

最后,司各特将肉扔到白牙脚下的雪地上。白牙小心翼翼的嗅一嗅,与此同时,眼睛盯着人而不是肉。什么事也没有。他将肉吞进口中,吃了。还 是没事,司各特又给了他另外一块肉。他仍然拒绝从手中接肉,他便照旧将肉丢给了他。这样,重复了许多次。

但是后来,司各特拒绝将肉扔出来,坚持用手送给他。肉很好,白牙则很饿,他怀着无限的小心,一点一点的向手接近,最终决定从手里吃肉。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神,伸着脑袋,耳朵倒贴,脖子上的发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,喉咙里滚动着一种低低的吼声,警告道跟他看玩笑是不行的。他吃了肉,没事;又一块块吃了所有的肉,也没事。

处罚依然迟迟没有实施。

嘴,等待着;司各特继续讲话,其中蕴涵的仁慈是白牙从未感觉过的。他心中升起一中未曾体验过的感情,感到一种非常奇怪的满足,仿佛充实了他生活中的某种空虚。

接着,本能的刺激与以往的经验又再次警告他,神们非常狡猾,可以用种种出人意料的方法来达到目的。他想,一定是这样的!

现在,司各特那只狡猾的可以实施伤害的手伸出来了,向他的头上落下来了。虽然那只手充满了威胁,但神继续讲话的声音问头儿和蔼,使人信任。声音使人心平气和,但手不能使人信任。这种情感与冲动的内在矛盾,折磨着他,几乎要将他撕成碎片。他竭尽全力控制着。用一种难得的犹豫将两种在心中对抗、争夺支配权的力量结合在一起,妥协了。

他吼叫,竖,耳朵倒伏,然而,他既没有咬,也没有跳开。手落了下来,越来越近,触着了耸立的发的末梢,随着他的畏缩向下更紧的压迫他。他缩下去,有些颤栗,但仍然控制着自己。他一天也不曾忘记人类的手所带给他的不幸。但既然这种折磨——手对他的触摸以及本能的侵犯,是神的意志,他就得努力服从。

手抬起来,又落下,周而复始的、轻轻的拍着抚慰他。白牙的随着手的每一次抬起,就耸立起来,而多则随着手的每一次落下就倒下去,瓮声瓮气的咆哮声涌到喉咙口。白牙警告的坚持吼了又吼,表示自己准备对可能受到的任何伤害进行报复。谁也说不定,这位神的隐藏着的动机会何时暴露,那种使人感到信任的声音虽是都有可能在瞬间变成怒吼, 和而抚的手也许会在突然间像老虎钳一样夹得他毫无办法,从而进行处罚。

然而,神继续和气的讲下去,手一直是轻轻拉起来,又落下,毫无敌意。白牙的感觉是双重的,这轻拍束缚他,违反要求个体自由 的意愿,与他的本能的口味不相吻合;但也没有造成肉体上的痛苦。从生理角度讲,它反倒是愉快的,这种愉悦甚至随着轻拍渐渐的变成对耳根的摩擦更加增强。然而,他继续保持着恐惧与警惕,担心会遭到意想不到的不幸。两种感情此起彼伏的支配着他。他一时苦,一时乐。

“哦,我真的要下地狱了!”

迈特卷着袖子,从小屋里出来,手端一盆洗刷过碗碟的污水正要倒掉。正说着话,看到尾等·司各特拍着白牙,愣住了。

他的话音打破沉默的时候,白牙跳开了一步,粗暴的向他吼叫。

迈特看着他的老板,衣服破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
“司各特先生,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我想斗胆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,您是十七种不同的大傻瓜,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威登·司各特微微一笑,站起身来,带着一种毫不在意的神态走向白牙,安慰的对他讲话,但时间并不长。接着,他又慢慢伸出手来,继续被打断了的轻轻拍打白牙脑袋的工作。白牙忍耐着,怀疑的目光看着站在门口的人而不是拍他的人。

迈特郑重其事的发表自己的看法:”毫无疑问,您可能是头号顶呱呱的近况专家,然而,您在小时候丧失了一个良机,没有悄悄地去加入到马戏 里。“一听到他的声音,柏雅再次咆哮起来。这一次,他没有摆脱点正在安慰的抚着他的脑袋与颈背的手。

对于白牙而言,这既是一种约束——旧的仇恨同志的生活的结束,又是一个开始——一种新的无限美好的生活处见曙光。实现这个目标。威登·司各特需要多加思索和无穷的忍耐,而白牙则必须违反经验的教训,将本能与理智的刺激和冲动置之度外,戳穿生命本身的虚伪。这不亚于一场改革。

他所理解的生命,其中不仅没有容纳他现在所做事情的地位,而且它的一切潮流,都与它现在献身从事的南辕北辙。就事情的全部简单而言,他必须改弦更辙,而且,这一次改变的角度,要比主动从”荒原“回归,接受灰海獭为主任的那一次大得多。

那时,他不过是一只小狗,天赋的素质香味定型,非常柔软,有待环境用拇指开始对他工作。但是现在,情形截然不同。环境拇指的工作几近完美,已经将他陶冶、塑造、锻炼成一只凶恶、怀恨、不知也比可的”战狼“。要晚唱这次改变,就像要生活颠倒过来一样。但是,此时此刻,他不再拥有青年时的那种可塑,他的素质变得坚硬而结实,钢铁一般粗糙,经营而刚强,他的神变得刚毅似铁,他的全部的本能与公理,已经结晶成为固定的规律、训诫、厌恶与欲望。

当然,在这次重新定位的过程中,压迫他,推动它的,还 是环境的拇指,这指拇指就是威登·司各特。他一直深入到白牙天的根基,用仁慈打动他已经失去生机,几近枯死的生命潜力,软化已经变得坚硬了的素质,再塑造成比较好的形式。

生命的潜力之一,便是”“,它会取代”喜欢“。”喜欢“是白牙与神相 ,曾经产生过的最强类的感动之情。然而,不是在一天之内就产生的,而是从”喜欢“开始,慢慢的发展,超越了喜欢。白牙虽不再被铁链扣住,但他并不逃走。他喜欢这位新的神。这里的生活,当然要比在每人史密斯那里度过的牢笼生活好,而他又必须拥有一个神。他的天中,就有对人类主宰的需要。早在离开”荒原“、爬到灰海獭脚下,承受预料之中的责罚的时候,对人类的以来就印在了他的身上;当长期饥荒过去之后,灰海獭的村子里又有了鱼时,他再次从”荒原“回来,于是,烙印第二次又烙在了身上,结果根深蒂固。

因为需要一个神,而且威登·司各特比美人史密斯好得多,白牙留了下来,主动地担负起看守着人财产的责任,以表示自己对主人的忠诚。雪橇狗睡了以后,他就在小屋的四周徘徊,因此,当威登·司各特出来解围之前,第一位造访的夜间来客总是不得不用棍子将他击退。不过,柏雅很快就能够讲正直的人与小偷区别开来,鉴别脚步与行动的实际价值。他警惕的盯着,但让那些步伐很重的人一直走向弯弯曲曲,小心翼翼、鬼鬼祟祟、边走边瞧的人,他则毫不客气,而这种人,也总是突然慌慌张张,狼狈不堪的溜之大吉。

威登·司各特自己承担了不久白牙的任务,更严格的说,是人类犯下的虐待白牙的错误。他觉得,这是一个良知的原则问题,人类虐待拔牙,欠下了一笔债,必须得偿还 。因此,他对这只”战狼“特别和善,每天都用很长的时间拍着白牙,抚他,安慰他。

对这种抚,白牙最先是怀疑,抱有敌意,渐渐的,喜欢起来。但他的吼叫总也改不了,从轻拍开始,直到结束。不过,这种吼声不同以往,带有一种新调子。陌生的人是听不出来的,他们会以为这是原始的野的表现,令人心寒头痛。从狼仔时代在洞中最初发出的幼稚的愤怒时起,柏雅的喉咙多年来总是发出恶声,质地早已经便得粗硬,现在,要用柔和的声音表达所感觉到的 柔,那是不可能了。虽然如此,但威登·司各特同情的耳朵非常敏锐,他听得出来,那被凶猛淹没了的极其微弱的咿呀之声 暗示着满足。除了他,没有人能够听出来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”喜欢“在加速向”“进化。白牙并不知道什么是”“的意识,但他开始感觉到生活上那种空虚——如饥似渴,即令人痛苦又使人思慕、需要充实的空虚的感觉。那是一种痛苦,一种不安,只有在这位新神面前的时候,才感到舒适、愉悦,一种猛烈的令人震颤的满足。然而,一离开他的神,痛苦不安又会来临,心里的空虚之感骤然发作,那种如饥似渴的心情就不住的折磨他,让他感觉到空虚。

虽然白牙的年龄成熟了,凶猛放槍的格也形成了,但他发现,自己的本质正在变化之中,一些奇怪的轻翻与陌生的冲动正在萌芽,旧的行为规范在变化。以前,他喜欢舒服而没有痛苦,厌恶不舒服和痛苦,并以此来调整自己的行为。然而现在,因为心理上这种新的感情,为了他的神,他经常选择不舒服和痛苦。

清晨,为了见神一面,他不再四处闲逛乱闯,或躺在隐蔽的角落里,而在枯燥无味的石阶上等待几个小时。晚上,当神回到家里以后,为了取接受友好的弹指之声 和打招呼的话,他会离开自己在雪里挖成的 暖的睡 。为了与神在一起,为了接受他的抚摩,为了陪他到市镇上去,他甚至于连肉都可以放弃。

”已经代替了“喜欢”,像小锤一样落入了喜欢永远也不曾到达的内心深处,与此相应,他的心灵深处,也产生了一种新的东西——。他所用以回报的,正是给予他的,这是一个神,一个“”之神,热情洋溢,光芒四射,像花绽开在陽光下一样,白牙的天也在神的光辉里扩展开来。

不过,白牙太大了。已经形成了一种坚强地格。他太矜持,也太安于孤独,还 有他的沉默不语,孤芳自赏,乖僻,都养成很久了。它不善于用新的方式表现自己。从出生以来,他没有汪汪叫过,现在,神来的时候,他和学不会用汪汪的叫声表示欢迎。他一点也不善于表示,既不会夸张,也不会撒娇,而总是隔着一段距离等待着。他默默无声的着,带有一些崇拜,是一种难以言传的沉默的敬。此外,当神看着他,和他说话的时候,由于极力要表现自我的与生理上的无能为力之间的冲突,他显现出一种尴尬的忸怩。

白牙学会了从多方面去适应新的生活方式。他深知,绝对不能去招惹主人大狗,不过,处于绝对优势地位的天,去坚持自己的权利。他用武力迫使他们承认他的优越、领导的地位后,什么麻烦也就没有了。他在他们中间走来走去时,他们给他让路;他家坚持自己权利时,他们就服从了。

同样,渐渐的,他将迈特作为主人的财产的一部分也容忍了。主人很少喂他,喂他的是迈特,这是他的工作;但白牙明白,自己吃的是主人的食物,迈特不过是代替主人在喂他。迈特想给他套上挽具,让他和别的狗一起拉雪橇,结果失败了。直到伟等·司各特亲自将挽具套在他身上时,他才懂得,主人的意志是要迈特来驾驭和使用他,就像驾驭和使用主人的其他狗一样。

和迈肯齐的轻便雪橇不同,科郎代克的雪橇下面有滑板;驾驭狗的方法也有区别,狗们一个接一个的排成纵队而不是扇形,两根挽带拖着雪橇。而且,领导狗在这里,就是实实在在的领导者,有最聪明最强壮的狗来担任,其余的伙伴都必须服从他,畏惧他。自然而然,白牙很快不可避免的取得了这一职位。在许多纠纷麻烦以后,迈特知道非如此不能满足他。白牙选择了这个位置,迈特便根据以进行过的试验,用激烈的言语支持他。

白天,柏雅在雪橇上工作。即使晚上,他也不放弃保卫主人财产的责任。因此,他任何时候都在工作,警觉而忠实,是所有的狗中最有价值的狗。

有一天,迈特说:“如果让我畅所欲言的话,我会说,您出钱买这条狗时真是明极了。您用拳头着美人史密斯,骗他骗得好苦。”

威登·司各特灰色的眼睛里,再一次射出愤恨的目光,恶狠狠的南楠到:“那个畜牲!”

春末的时候,白牙遇到了一种重大的苦恼。主人毫无预兆的不见了。其实,预示是有的,而是白牙并不熟悉这种事,不理解收拾行包皮意味着什么。后来,他想起来了,收拾提包皮是在主人小时之前,而当时,他什么也没怀疑。

那天晚上,他等主人回来。子夜时分,冷风将他赶到小屋脊后,他半睡半醒,迷迷糊糊的在那儿打瞌,耳朵竖着,等着听那熟悉的第一声脚步。

清晨两点时,他焦急的走道前门冰冷的石阶上,趴在那里等候。

然而,主人并没有来。早晨,门开了,迈特走了出来,白牙若有所思地凝视着他,但他们并没有一种共同语言,迈特无法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事情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主人却仍然没有来。白牙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病,但他却病了,而且越来越重。最后,迈特得不讲他放在屋子里。迈特给老板写信时,关于白牙,他特意写了一段附言。

在塞克尔城,威登·司各特读到:

“那只该死的狼既不工作,也不吃东西,一点儿生气也没有。任何一只狗都打他。他想知道,你到哪里去了,我没有告诉他。他也许会死去。”

迈特说的一点儿不错。白牙失魂落魄,不吃东西,听任一起拉车的任何一条狗咬他。

他躺在火炉旁边的地板上。他对食物、迈特甚至生命,全部毫无兴趣。迈特对他 和的讲话或骂他,都一样,他只是用昏暗的眼睛看一看,重新将头垂到惯的位置,搁在前爪上。

后来,一天夜里,迈特征独自看书消遣。突然,白牙一声低低的吼叫,打断了他含含糊糊的声音。他爬了起来,耳朵向门外竖着,仿佛在倾听什么。

一会儿以后,迈特听见了脚步声。门开了,威登·司各特走了进来,两个人握了手。

司各特四面大量着房间,问:“那只狼呢?”

接着,他看见了。白牙就站在原来躺着的地方,挨近火炉。他没有像别的狗那样冲了上来,而是站着,看着,等着。

“真了不得!”迈特喊,“你看!他在摇尾巴!”

跨过半间房子,威登·司各特向他走过去,嘴里呼唤着他。白牙也走了过来,不是跳,但很快。由于尴尬,他变得忸怩不安。他走近的时候,目光中流溢出一种奇怪的表情,某种东西,某种无以言传的感情的洪流,涌上他的眼睛,光芒四射。

迈特说:“你不再这儿时,他从来没有这样看过我。”

威登·司各特没听见迈特的话。他正蹲在地上,与白牙脸贴着脸,轻轻的拍着他,他的耳根,在脖子到肩膀之间来回抚,指关节轻轻敲他的脊背。白牙随着他的动作相应的吼着,其中的咿呀之声 比以前更明显了。

然而,非常值得庆祝的是,情况还 不仅如此而已,永远在白牙心中汹涌着极力要表现自己的那种伟大的,终于找到了一种新的唱功的表现方式。突然,白牙伸出头来,依偎在主人怀里,在主人的手臂与身体间反复的蹭着,擦着,躲在这里,不再吼叫,只是依偎着,摩擦着,只将耳朵露在外面。

两个人面面相觑。

司各特的眼中亮光闪闪。

迈特惊骇的感叹:“上帝啊!”

过了一会儿,他重新镇静下来,说:“我早就说过,这狼是条狗,你看他!”

主人回来后,柏雅很快恢复了健康。他在小屋里过了一个白天、两个晚上后,又出去了。雪橇狗们早已忘记了他的孔武勇猛,只记得他最近几天的衰弱和疾病。

他们看见白牙走出了小屋,就向他扑了过来。

“用武力教训他们吧,”迈特站在门口,快活的咕噜道,“你这狼,揍他们!用电进而揍他们!”

白牙无需鼓励,只要主人回来,这已经足够了。生命在他的体内重新流动,他显得辉煌而自信。他只为了取乐而战斗,只有战斗,才可以表达他感觉到了、却无法言传的某些东西。

战斗只会有一个结果。那些狗大败而逃,颜面扫地。天黑以后,一个个才满怀对白牙的忠实的驯顺,卑躬屈膝的偷偷摸摸的溜了回来。

在学会依偎摩擦后,白牙常常这样做。这是他的最高级的语言,他再也超越不了它了。他一次昂特别顾及他的头,不喜欢别人触他的头。“荒原”生活积淀在他心中的对于伤害、陷阱的恐惧心理,总是生气避免接触的恐慌的冲动。本能给他下达的命令是,头必须保持自由 自在。然而现在,他以为恩主的这种明知违背本能命令、而故意去做的行为,是将自己置于了一种绝对无能为力的地位。这是充分信任和局对献身的表现,仿佛在说:“我将自己 付在您手中,听凭您随意发落。”

回家后不久的一天晚上,睡觉前,司各特和迈特玩儿纸牌。

“十五个二,十五个四,和一个双合起来是六。”迈特正在计算分数时,外面一阵犬吠、喧嚣。

两个人站起身来,相互看一看。

迈特判断道:“那狼咬了什么人。”

又一声恐惧到几乎疯狂的惨叫,似乎在催促他们快点出去。

司各特跳出去时,喊道:“拿个灯来。”

迈特拿了灯,跟着出来。借着灯光,他们看见一个人仰面朝天,躺在雪地上,手臂 叉掩护着脸和喉咙,极力低档白牙的牙齿。这是必要的,因为狂怒之中的白牙,正恶毒的进攻他身上最容易受到攻击和伤害的部位。那人 叉的两臂被咬破很重,鲜血直流,从肩头到手腕的上衣袖管,以及蓝色的法兰同衬衣,还 有内衣 ,都被撕成了碎片。

他们一眼便看到了这一切。威登·司各特里克走上去,抱住白牙的脖子将他拖开。白牙边挣扎边咆哮,并不想咬。主人厉声斥责,他很快就安静下来。

迈特将那人扶起身,站起来时,放下那人 叉的手臂。露出了每人史密斯满是兽的面孔,像一个人手拿了一块燃烧的炭火一样,迈特慌慌忙忙放开了他。

美人史密斯在灯光下眨眨眼睛,环顾一下四周,看到白牙,立了,脸上有不满恐怖。

迈特看到,低声有两种东西,举灯凑近了看,用脚尖指点给司各特:一条锁狗的铁链,一根粗木棍。

威登·司各特也看见了,点一点头,一句话也不说。

迈特将手放在美人史密斯的肩上,使他转过身去,面向后边。

无需多言。美人史密斯走了。

与此同时,司各特拍着白牙的肩膀,说:

“他想偷走你?哦,你不答应!对!对!他弄错了,不是吗?”

迈特嗤之以鼻:“他一定觉得他行。他手里掌握着十七个恶鬼。”

白牙依然非常激动,耸立发一再咆哮。渐渐的,发平伏下去,那种模糊的咿呀声又涌上喉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