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十九桀骜不训

白牙 杰克·伦敦 3219 字 6个月前

威登·司各特坐在小屋子门前的台阶上,凝视着驯狗人,耸一耸肩,怀着同样的绝望承认:“没有希望。”

此时的白牙将铁链拉得笔直,发耸立,恶狠狠的叫着,挣扎着想要向那些雪橇狗扑去。雪橇狗由于迈特多次用木棒教训,已经知道不要招惹白牙。虽然他们都在不远处躺着,但显而易见,他们当作他不存在,毫不理会。

威登·司各特不得不说:“这是一只狼,驯服不了。”

“哦,我不知道,”迈特表示反对,“也许狗的成分并不少呢。不过,我确实知道,有件事情错不了。”

迈特止住话语,自信的点一点头。

司各特等了很长时间,严厉的说:“那么,你所知道的事情,请说出来吧。什么事?”

迈特用大拇指向后指一指白牙。

“无论是狼是狗,都一样——他已经被驯服过了。”

“不!”

“是的。我告诉你,他还 受过拉扯的训练。请你仔细看看,看到胸口上的痕迹了吗?”

“你说得对,迈特。他到美人史密斯手中之前的时候,是只雪橇狗。”

“所以,没有什么理由说他不能再成为雪橇狗。”

司各特着急的问:“你有办法吗?”

但是,他的希望随即又破灭了。他搔一搔头,又说道:“我们弄他来这儿两个星期了,他现在反倒比以前更野了。”

“给他一次机会,”迈特劝告说:“我知道你尝试过,不过你没有带一根木棒。”

“那么,你试一试。”

迈特手提一根棍棒,走向链条扣住了的狗。像囚笼里的狮子盯着训练人的皮鞭一样,白牙也盯着木棍。

迈特说:“你看他盯着木棒的样子。这是好现象。他不是傻瓜,也确实没有彻底发疯。只要我手中抓着木棒,他就不敢扑我。”

迈特的手接近他的脖子的时候,白牙发耸立,咆哮着匍匐下来。他的眼睛一面盯着渐渐近的手,同时也努力凝视着充满里威胁、悬在上面的另一只手里的木棒。迈特解掉他脖子上的铁链,走了回来。

白牙几乎不能相信,自己已经自由 了。自从落到美人史密斯魔爪之后的好几个月里,除了与别的狗打仗以外,他从未享受过片刻自由 。而且每次战斗以后,立刻又被囚禁起来。

他不是到这时为了什么,也许这是神们想玩什么新的恶作剧。他小心慢慢的走着,预防随时可能遭到的个攻击。这种事情从未有过,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处于谨慎,他小心翼翼的走到小屋的墙角,躲开看守着他的两个人。

然而,什么事也没有发生。他完全困惑了,重新再走回来,站在十二尺外,密切的观察这两个人。

新主人问:“他会不会跑掉?”

迈特耸一耸肩:“这可以打赌。要知道结果唯一的办法,就是去祈求那结果。”

“可怜的家伙,”司各特怜悯的喃喃自语,又说,“他只需要人类略表仁慈。”转身走进小屋。

出来时,他带了一块肉,扔给白牙。白牙跳开了,站在远处满腹怀疑的研究它。

“喂,老大!”迈特警告道。

但是,已经晚了。老大已经跳了过去,他的牙齿咬住肉的一霎那,白牙开始了进攻,将他推翻在地。迈特赶上去,然而,白牙的动作更快。

老大蹒跚着爬起来时,血从他的喉咙下面喷了出来,在雪地上染出了一条红色的渐渐扩大的血迹。

司各特忙说:“太糟糕了。不过,他也是活该。”

然而,迈特早已伸脚踢了,白牙一跳,一亮牙齿,尖叫了一声,恶狠狠的吼叫着向后倒退了几码。

与此同时,迈特也弯下腰来查看自己的腿,指着被撕破的裤子、内衣 和一块正在扩大的红印说:“咬的好。”

司各特的声调里满是丧气:“迈特,我对你说过,没有希望。虽然无须去想,但我反复想过。现在,我们到了这一步,那是唯一的办法了。”

说完,他非常勉强的掏出槍来,打开旋转单糖,看清了里面的子弹。

迈特反对:“喂,司各特先生,这只狗来自地狱,你不能希望他是个非常纯洁的、光明照人的天使。给我些时间。”

司各特回答道:“你看老大。”

迈特去看那受了伤的狗。他倒在雪地上,躺在血泊中,已经在咽最后一口气。

“他活该。司各特先生,你自己这样说的。他想吃白牙的肉,所以就完蛋,这是意料中的事。如果一条狗不为自己的肉战斗,我就看不起他。”

“迈特,对狗也就算了。可是,我们总的有个限度,你看看你自己。”

“我也是活该!”迈特倔强的争辩说:“我问什么要踢他?你自己也说的,他做得对。那么,我没有权利踢他。”

司各特坚持己见:“最好杀了他,他驯不服。”

“注意,司各特先生,给这可怜的家伙一个机会吧。他刚刚从地狱出来,还 没机会呢。这是第一次松了他的链子。给他一个好机会,如果他不做好事,您等着,我亲自杀他。”

“上帝知道,我并不想杀他,也不愿意被人杀他,”司各特放开左轮手槍,“我们让他自己走走,看看我们能为他做些什么。就这样,试试看。”

他向白牙走去,和气,怜的跟他说话。

迈特警告他:“手里最好带根木棒。”

司各特摇了摇头,继续尝试着,想要博取白牙的信任。

白牙非常怀疑什么事即将临头。他曾杀死了这位神的狗,咬伤了他的同伴,除了可怕的处罚,他也毫不屈服。他耸皮,露出牙齿,眼睛睁大,全身心都在警惕的准备应付不测事件。

这位神手中没有木棒,因此,他让他走到非常近的地方。神的手伸出来了,即将落到他头上了。他知道神们的手,其中拥有曾被证实的支配权,知道它们狡猾的伤人的手法。这是危险,是一种诡计。而且,他一向讨厌人的接触。他伏得更低了些,咆哮也更具威胁。

他不想要那只手。然而,那手依然在下降。他忍受着当头的危险,但是,本能在体内汹涌而起,一种渴望生存的贪婪的心情控制了他。威登·司各特自以为,自己的敏捷足以躲避任何撕咬,然而现在,他不得不领教到了,白牙袭击时像盘着的蛇似的准确而敏捷,异常迅速。

司各特吃惊的尖叫一声,另外一只手紧紧握住被咬破的手。迈特大骂一声,跳到他身边。

白牙匍匐下来,向后退去,发竖起,露着牙齿,目光里流露出威胁与狠毒。现在,他要挨一顿像美人史密斯做过的那种毒打了。

突然,司各特喊道:“喂,你干什么?”

迈特已经从小屋子里拿出一支长槍来。

他装出毫不在乎的神情,慢慢的说:“没什么,不过是履行诺言罢了。我想,我应该照我说的话去杀掉他。”

“不要杀,不要杀!”

“我要。你等着瞧吧。”

像迈特挨咬后替白牙求情一样。现在,威登·司各特求情了。

“你说过给他一个机会,那么,就给他吧。我们刚刚开始,不能一开始就放弃。这一切,是我活该。而且——你看他!”

白牙在四十尺外,按金小屋的墙角,真恶毒的咆哮的声音令人心寒,不过,不是向司各特,而是对迈特。

迈特不胜惊讶:“嗨,我将会进地狱去,永世不得翻身!”

司各特连忙记者说:“你看他多聪明,他径直带火器的意义,不亚于你。他非常聪明,我们要给这种聪明一个机会。收起槍来。”

“好的,我甘心情愿。”迈特把来福槍靠在柴堆上。

接着,他又大声喊道:“可是,你再看看!”

白牙停止了怒吼,已经平静下来。

“这值得研究。注意看,”

迈特伸手去拿槍。白牙就在同一瞬间又咆哮了。

他从槍边走开,白牙就放下翻起的嘴唇,遮住了牙齿。

“就玩一玩吧。”

迈特拿起槍,慢慢举到肩膀上去。白牙的咆哮就随着这动作的开始,达到顶点而逐渐增加。然而,好没举到与他一样高时,他向旁边一跳,躲到小屋的墙角后面了。

迈特站着,瞪眼看着空乱个的雪地。白牙本来是在那里的。

于是,他庄严的放下来福槍,转过身来看这他的雇主。

“司各特先生,我同意您的话。这狗太聪明了,绝不能杀。”